癫狂于琐事。

………………真的是文手。

多糖热可可。

☆☆☆☆☆蒸汽X弹簧手!!!!!!

是易酱 @澈也嘀嘀嘀嘟嘟嘟嘟嘟叭叭。 的可爱设定,
有超多的未知au,bug巨多。
有性格捏造,OOC。
冬天了,把棉花糖一颗一颗塞进可可感受甜蜜吧?

——

蒸汽第一次留意到弹簧手是在一次任务里,



夜如浓墨的晚上,雪可以盖到膝盖上下,队里刚解决了目标,所有人不约而同唠叨着,一边扑扑身上的雪,蒸汽只是一个不经意的回头,就瞧见拐角探出来的那个小男孩。



…他不冷吗?


蒸汽第一眼就瞥见他冻红的手,暴露在冷空气中的半边胳膊,短裤也才刚刚擦到膝盖而已。

或许是小家伙的打扮过于狼狈了,以至于蒸汽反应了好一会才考虑到他是间谍的可能性,鉴于他的危害性,蒸汽装是闲逛地顺着那条道跟上无论体态还是衣着都十分单薄的小家伙。

弹簧手显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的脑海里一直回放着刚才队伍的打斗场面,准确地来说,是“主战力”持着军刀的每个敏捷有力的动作。



自己大概是被雪给冻昏了。青涩懵懂的小弹簧手晕乎乎地想,他不明白这是什么心情,从心口突然漫出一股热流,灌满他的神经。


弹簧手小心翼翼捂住自己撞个不停的心,缭乱不成节奏的呼吸和着心跳变成了毫无秩序的杂乱乐谱。等这个情感发育慢一拍的小男孩反应完之后,他才勉强把这种感情视为仰慕。

蒸汽把手肘靠在铁栏杆上,撑着下巴略有些不耐烦地看着停下的弹簧手。他已经跟了这个小家伙过半个钟头了,除了看着这个小家伙跑跑停停,搓着小手瑟瑟缩缩地抖着,基本上就没有其他动作了。

也许根本就没什么好担心的。蒸汽暗暗琢磨大抵是自己想多了,这样的小家伙能有什么威胁呢。

不过步伐渐远,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城郊,这里到刚刚的任务地可不是什么小距离。蒸汽重新吊起些警惕心,现世纷乱,谁也说不准谁会干什么。

最后小家伙拐进了一个小道里,蒸汽翻上不算十分高的隔墙,视角正好,小家伙也瞧不见自己。他蹲在横壁上,双臂大肆地搭在岔开的膝盖上,半眯着眼靠着护镜能清楚地看到那小家伙的动作。

蒸汽就这样瞧着弹簧手把他的小零件收好,然后像个小动物一样把身上的雪抖落,扶正垂斜的贝雷帽等一系列的小动作。

蒸汽抽了抽眼角,他刚刚打算反路回去基地,就瞧见一个不知是什么的东西窜了出来,扑倒弹簧手的脚边去。

蒸汽心下一落,脑子都还没来得及反应,四肢就提前帮他做好了一切——他跳了下来,是的,很完美的翻跳动作。


现在蒸汽可以清楚的看见他的每分每寸了。


弹簧手抬起头来,臂弯里还抱着一只橘猫,看起来它就是刚才窜出来把蒸汽给忽悠着的那团东西。小男孩怔了一下,随即睁大了双眼,看起来惊讶又激动,薄唇分离微微翕动像是想说些什么,长长的扇睫粘上几片小雪花,整个人看起来都像颗可口的小棉花糖。

蒸汽一瞬的懊悔被极大的视觉冲击挤到了一旁,面上的小家伙像是上帝派来混沌之都的救赎。



“啊…您是刚刚队里的…!”弹簧手恍惚感觉到有些不真切,他的声音有些颤了,不知道是因为冷或是因为过于激动。随后好像是反应过来了什么,有些失落地垂头拉了拉帽檐,用青年尚未成熟的嗓音抱歉又好像有些委屈地说道:



“抱歉啊…让您费心了,我不是什么情报收集员那种的啦,只是路过…大概是因为您太帅了才会看那么久…”小男孩不好意思地轻搔面颊,膝盖上下没有被布料遮住的地方被冻得通红,双脚扭捏地并拢着磨蹭好像在对蒸汽道歉。



蒸汽蹙了下眉,他无所谓地摆摆手,表示这并没有什么的,他只是不满这个小家伙怎么会穿得这么少。于是他开口了,“不回家吗,穿这么少出来,小心别冻病了。”他顺手摘下手套,用手轻捂小弹簧手藏在栗棕毛发下通红的耳朵。

————tbc——————

我居然被限流了。熊猫头擦汗.jpg

穷人紧急约稿!!!!!富婆大佬爸爸们看看我。
我觉得我的fa价格大概也就这样了高了的话可以找我商量呀😰
价格好商量,大佬们给点脸吧,我想玩游戏。

是45靓丽点梗。

是我非常突然的点梗(……)

临一点的亲亲,45闪亮女孩。

谢谢临一给我点梗(。) @临近北纬41°

*注意是,45,双性转。


——


今天是无云的天气,炽热的阳光也照不到街道,四叶环很喜欢这样的阴天,风也是适宜的温度,一切都预计着今天将会发生好事。

她难得的换下短裤,穿着短裙衬着短袖格子上衣。准备上街去买几瓶国王布丁然后到奶茶店坐坐。

街上的人并不多,国王布丁有他最喜欢的口味,今天的一切都是那么顺利,让人怀疑这是不是一个节日。

偏偏常去的奶茶店今天客户爆满,好不容易找到了最后的座位,点了杯冰奶茶坐下。

【……小姐?您好,冒昧请问我可以坐在这吗?】


陌生的温婉声线突然闯入,四叶环抬头望望,发现的确是在问她,觉得没什么地点了点头,然后低头继续做着自己的事。

那女孩貌似很无聊,捧着凉苦茶和四叶环聊起天来。

【请问您叫什么呢?】

四叶环没想开口,出于礼貌模模糊糊答了句【……四叶环。】

【很不错的名字呢,我叫逢坂壮五,很高兴认识您。】

【还行吧。】

【……】

源源不断的问题冒出来,四叶环在回答之余终于开始打量起对方。

白蔷薇般的长发垂到腰间,华贵的格子披肩带着点缀,浅紫的中长裙款盖着温如白玉的肌肤。紫瞳美的出奇,好像是深夜的海天交接处,近在眼前,又触碰不得。


亲和而高贵,美丽且平易。

仿佛是个完美的人,四叶环也不得不的对她涌起好感。

微风的谈话很快过去,一晃就过了下午茶时间,两个女孩都没有要走的打算。国王布丁的杯子已经空了两个,

阳光洒到玻璃杯,反影闪到四叶环的视线,她才想起来询问。【so酱,】

【什么事吗?】逢坂壮五偏过头回答,右手理着发饰。

【你待会要去哪。】

【啊……目前没有打算呢。环さん有要打算去的地方吗?】

【回家。so酱不回去吗。】

【说起来也不早了呢,我的话就再逛一会然后回去吧。】

【好——那就明天三点再到这里玩。so酱byebye——】

【环さんbyebye。明天见。】

却不巧,两位姑娘刚踏到店门,屋檐外就淋下大雨。

【啊……】四叶环有些失落,她一向不喜欢雨天。


尤其是这种刚刚好跑不回去的大小。

可是今天不一样,她身边有个逢坂壮五。

【tamaqiさん?】

【没事,晚点再回去吧。】四叶环掩不住失落,拍了拍衣上沾到的雨滴。

【我有伞哟。】逢坂壮五轻笑,晃了晃手中对于两个人来说偏小的太阳伞。

【虽然是太阳伞,偶尔用来挡雨也不错嘛。】泡着白蔷薇美好的姑娘撑开了伞,率先站在了雨中。


【走吧。】
四叶环小步跟了上去。

是漫长的雨。直到走到四叶家门口,雨势也没有小下来。

被淋湿的太阳伞靠在门檐时,却不慎被突然的风吹走了。

逢坂壮五想走也没有办法了。

虽然她不想。
四叶环急冲冲的跑出来焦急的道歉着,【对不起啊so酱,我家没有伞……】


【没事哦,我可以在这边等到雨停的。】

是什么时候呢,两个美好的姑娘,混合出的美妙情愫。

姑且给它命名为,爱情。

直到嘴唇相贴,这样的气息爆发出来,

雨还是没有停。

是漫长的雨——

rain of love……


碳酸饮料☆

被刺激到了想写亲亲于是就拿小情侣下手(……)

非常ooc所以请轻喷……!!!

我们这边又双叒叕降温。

——

今天是久违的off,宿舍却因为维修电路断了凉风。酷暑透过窗台闯到宿舍内,只是不停摇扇的和扇并不能驱赶这位客人。


【好热……】

【哥哥我建议派个人去买冷饮——】

【大叔要喝就自己去买!!!不过真的好热……】

【那就来猜拳——输的两个去买……汽水好了!】

【卡路里……】
【偶尔喝一次也挺不错的嘛,刚好夏天唉。】


不顾和泉ブローカー的劝阻,六人兴冲冲办起了猜拳顺便把他一起拉了进来。

【ストーンハサミ布——】

大有打群架的仗势,齐刷刷的,23456都出了石头。1和7的两根手指头显得格外萧条。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


和泉一织无话可说,随便戴了顶遮阳帽作作基础变装,确认好要带的零钱以及要带的人就赶着地出去了。

心率图显示的是期待,神经被蜜糖融化。


就这样和喜欢的人出去怎么看怎么紧张,偏偏和泉一织学不会表达,一路上挑起的闲聊全被他一两句话挡了回去。

七濑陆今天真的觉得很莫名其妙。

虽然说和泉一织平常也会吐槽他,但是今天不管是扯到什么,就连说起兔耳friends也会被恶狠狠的驳道【请注意周围,七濑さん。您现在可是全日本关注的idol团体的center啊。】

被……被讨厌了???!!

七濑陆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一丝不妥,人跟蔫了一般拉拢下来,无力地垂着头缄默走着。


和泉一织已经能够看到耳朵和尾巴了。


想着这么放置下去也不是办法,又没有可以挑起的话题,好在自动贩卖机就在前方。

【二阶堂さん的汽水,兄さん和逢坂さん的运动饮料,四叶さん要的国王布丁就擅自给他换成冰奶茶,六弥さん的茶饮料……七濑さん您要……?】


【我啊就……Coke!iori你不喝吗?】


【我的话纯净水就好了……既然出来了就小小的休息一会怎样?】


【休息就当做给出行者奖励好了——】


【也是呢。】

他是七濑陆,完全让人讨厌不起来的七濑陆。

树荫下的长椅貌似很适合甜蜜,两个人就这样边喝着冰饮坐在这片阴凉中。

【iori——你热吗……?】


【热的话倒还好……怎么了吗?】

和泉一织本能的偏过头,想将视线对着对方,却没计算好距离,不偏不差正好两人唇瓣相衔。

空气迅速升温。

和泉一织急急忙忙别开脸,轻颤的牙关咬着下唇,手背难堪地掩住鼻梁上方,血液流速不受自己掌控地给面部添柴。嘴角还留有coke爆炸的甜味。

七濑陆也恍惚的反应过来,慢悠悠的转过头目光飘移,抿着嘴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脸是早红得透血了。


直到两人抱着冰饮回宿舍的时候才换来了【好慢啊你们俩——】之类的哀呼。

虽然众人也很疑惑为什么他们俩不敢对视。


不过眼神不小心撞到的话两个都会脸红是真的。


lofter滤镜真好看。

绽放。17

想来想去这个还是写17吼了……

7抑郁。1普通人。


请不要搞错抑郁就是那种动不动就说自己想去死和整天把自己关在黑屋子里的人……


我神经大条其实一点也不会写日常。


——


烈日是夏天的哀号。

未绽的花骨朵被晒得焦灰失艳,枝条也失去水分,濒临干枯。肌肤因为暴晒会导致晒伤。

明明是生灵涂炭的季节,却还有人把这称为活力之时。

十岁的七濑陆很讨厌夏天,因为身体限制他几乎不明白夏天有什么乐趣。只在照片中模糊的见过海的模样。

他消沉的坐在教室的空调旁,希望凉风能吹走他的绝望。

本应该只存在他一个人的课间活动时间的教室,突然闯进了不应有的呼吸。七濑陆紧张的牙床都在颤抖。

——怎么办……该怎么做……

穿戴严谨的男孩走了进来,放好资料刚打算离开,才惊奇的发现教室里一颗捂住头的红色脑袋。他并不打算去理睬,相对来说对七濑陆的行为感到莫名其妙,男孩微蹙眉头,转身想从后门出去。

七濑陆的确是把这一系列动作全看下来了。


那和他一般大的男孩,眼瞳深邃,好像能把人吸进去,是一望无际的蓝。就像……就像……

简直是海。

七濑陆却可以从那双漂亮眼睛里看到厌恶与鄙嫌,他觉得他不可能镇静的被这双眼睛用这样的目光看着,哪怕仅仅一刻钟。

于是,当男孩从他身边经过时,几乎是不可控力,七濑陆慌张的拽住了他的手臂。眼神满是惊恐。

【!!!对……对不起……】


男孩没有说话,像是为之感到高兴一般,浅笑起来。随之继续作着他的严谨样子,走开时身旁还有七濑陆还未放下的手。男孩留给了他一个背影,

和一句话。

【和泉一织。】

海浪冲过晦暗的心情,感知变得美妙明媚。

直到和泉一织前脚踏出门槛,七濑陆才反应过来回过头睁大眼瞳。

【……谢谢。】

谁知道和泉一织听到了没,七濑陆只觉得心情多了一种色彩。

【好き】

在那之后都是后事了。


存个档……有空写。
臭不要脸打个tag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