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漫晦空

我的傻吊文禁转啊。
我爱娜娜死fan。
ky远离。
………………真的是文手。

穷人紧急约稿!!!!!富婆大佬爸爸们看看我。
我觉得我的fa价格大概也就这样了高了的话可以找我商量呀😰
价格好商量,大佬们给点脸吧,我想玩游戏。

是45靓丽点梗。

是我非常突然的点梗(……)

临一点的亲亲,45闪亮女孩。

谢谢临一给我点梗(。) @临近北纬41°

*注意是,45,双性转。


——


今天是无云的天气,炽热的阳光也照不到街道,四叶环很喜欢这样的阴天,风也是适宜的温度,一切都预计着今天将会发生好事。

她难得的换下短裤,穿着短裙衬着短袖格子上衣。准备上街去买几瓶国王布丁然后到奶茶店坐坐。

街上的人并不多,国王布丁有他最喜欢的口味,今天的一切都是那么顺利,让人怀疑这是不是一个节日。

偏偏常去的奶茶店今天客户爆满,好不容易找到了最后的座位,点了杯冰奶茶坐下。

【……小姐?您好,冒昧请问我可以坐在这吗?】


陌生的温婉声线突然闯入,四叶环抬头望望,发现的确是在问她,觉得没什么地点了点头,然后低头继续做着自己的事。

那女孩貌似很无聊,捧着凉苦茶和四叶环聊起天来。

【请问您叫什么呢?】

四叶环没想开口,出于礼貌模模糊糊答了句【……四叶环。】

【很不错的名字呢,我叫逢坂壮五,很高兴认识您。】

【还行吧。】

【……】

源源不断的问题冒出来,四叶环在回答之余终于开始打量起对方。

白蔷薇般的长发垂到腰间,华贵的格子披肩带着点缀,浅紫的中长裙款盖着温如白玉的肌肤。紫瞳美的出奇,好像是深夜的海天交接处,近在眼前,又触碰不得。


亲和而高贵,美丽且平易。

仿佛是个完美的人,四叶环也不得不的对她涌起好感。

微风的谈话很快过去,一晃就过了下午茶时间,两个女孩都没有要走的打算。国王布丁的杯子已经空了两个,

阳光洒到玻璃杯,反影闪到四叶环的视线,她才想起来询问。【so酱,】

【什么事吗?】逢坂壮五偏过头回答,右手理着发饰。

【你待会要去哪。】

【啊……目前没有打算呢。环さん有要打算去的地方吗?】

【回家。so酱不回去吗。】

【说起来也不早了呢,我的话就再逛一会然后回去吧。】

【好——那就明天三点再到这里玩。so酱byebye——】

【环さんbyebye。明天见。】

却不巧,两位姑娘刚踏到店门,屋檐外就淋下大雨。

【啊……】四叶环有些失落,她一向不喜欢雨天。


尤其是这种刚刚好跑不回去的大小。

可是今天不一样,她身边有个逢坂壮五。

【tamaqiさん?】

【没事,晚点再回去吧。】四叶环掩不住失落,拍了拍衣上沾到的雨滴。

【我有伞哟。】逢坂壮五轻笑,晃了晃手中对于两个人来说偏小的太阳伞。

【虽然是太阳伞,偶尔用来挡雨也不错嘛。】泡着白蔷薇美好的姑娘撑开了伞,率先站在了雨中。


【走吧。】
四叶环小步跟了上去。

是漫长的雨。直到走到四叶家门口,雨势也没有小下来。

被淋湿的太阳伞靠在门檐时,却不慎被突然的风吹走了。

逢坂壮五想走也没有办法了。

虽然她不想。
四叶环急冲冲的跑出来焦急的道歉着,【对不起啊so酱,我家没有伞……】


【没事哦,我可以在这边等到雨停的。】

是什么时候呢,两个美好的姑娘,混合出的美妙情愫。

姑且给它命名为,爱情。

直到嘴唇相贴,这样的气息爆发出来,

雨还是没有停。

是漫长的雨——

rain of love……


碳酸饮料☆

被刺激到了想写亲亲于是就拿小情侣下手(……)

非常ooc所以请轻喷……!!!

我们这边又双叒叕降温。

——

今天是久违的off,宿舍却因为维修电路断了凉风。酷暑透过窗台闯到宿舍内,只是不停摇扇的和扇并不能驱赶这位客人。


【好热……】

【哥哥我建议派个人去买冷饮——】

【大叔要喝就自己去买!!!不过真的好热……】

【那就来猜拳——输的两个去买……汽水好了!】

【卡路里……】
【偶尔喝一次也挺不错的嘛,刚好夏天唉。】


不顾和泉ブローカー的劝阻,六人兴冲冲办起了猜拳顺便把他一起拉了进来。

【ストーンハサミ布——】

大有打群架的仗势,齐刷刷的,23456都出了石头。1和7的两根手指头显得格外萧条。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


和泉一织无话可说,随便戴了顶遮阳帽作作基础变装,确认好要带的零钱以及要带的人就赶着地出去了。

心率图显示的是期待,神经被蜜糖融化。


就这样和喜欢的人出去怎么看怎么紧张,偏偏和泉一织学不会表达,一路上挑起的闲聊全被他一两句话挡了回去。

七濑陆今天真的觉得很莫名其妙。

虽然说和泉一织平常也会吐槽他,但是今天不管是扯到什么,就连说起兔耳friends也会被恶狠狠的驳道【请注意周围,七濑さん。您现在可是全日本关注的idol团体的center啊。】

被……被讨厌了???!!

七濑陆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一丝不妥,人跟蔫了一般拉拢下来,无力地垂着头缄默走着。


和泉一织已经能够看到耳朵和尾巴了。


想着这么放置下去也不是办法,又没有可以挑起的话题,好在自动贩卖机就在前方。

【二阶堂さん的汽水,兄さん和逢坂さん的运动饮料,四叶さん要的国王布丁就擅自给他换成冰奶茶,六弥さん的茶饮料……七濑さん您要……?】


【我啊就……Coke!iori你不喝吗?】


【我的话纯净水就好了……既然出来了就小小的休息一会怎样?】


【休息就当做给出行者奖励好了——】


【也是呢。】

他是七濑陆,完全让人讨厌不起来的七濑陆。

树荫下的长椅貌似很适合甜蜜,两个人就这样边喝着冰饮坐在这片阴凉中。

【iori——你热吗……?】


【热的话倒还好……怎么了吗?】

和泉一织本能的偏过头,想将视线对着对方,却没计算好距离,不偏不差正好两人唇瓣相衔。

空气迅速升温。

和泉一织急急忙忙别开脸,轻颤的牙关咬着下唇,手背难堪地掩住鼻梁上方,血液流速不受自己掌控地给面部添柴。嘴角还留有coke爆炸的甜味。

七濑陆也恍惚的反应过来,慢悠悠的转过头目光飘移,抿着嘴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脸是早红得透血了。


直到两人抱着冰饮回宿舍的时候才换来了【好慢啊你们俩——】之类的哀呼。

虽然众人也很疑惑为什么他们俩不敢对视。


不过眼神不小心撞到的话两个都会脸红是真的。


lofter滤镜真好看。

绽放。17

想来想去这个还是写17吼了……

7抑郁。1普通人。


请不要搞错抑郁就是那种动不动就说自己想去死和整天把自己关在黑屋子里的人……


我神经大条其实一点也不会写日常。


——


烈日是夏天的哀号。

未绽的花骨朵被晒得焦灰失艳,枝条也失去水分,濒临干枯。肌肤因为暴晒会导致晒伤。

明明是生灵涂炭的季节,却还有人把这称为活力之时。

十岁的七濑陆很讨厌夏天,因为身体限制他几乎不明白夏天有什么乐趣。只在照片中模糊的见过海的模样。

他消沉的坐在教室的空调旁,希望凉风能吹走他的绝望。

本应该只存在他一个人的课间活动时间的教室,突然闯进了不应有的呼吸。七濑陆紧张的牙床都在颤抖。

——怎么办……该怎么做……

穿戴严谨的男孩走了进来,放好资料刚打算离开,才惊奇的发现教室里一颗捂住头的红色脑袋。他并不打算去理睬,相对来说对七濑陆的行为感到莫名其妙,男孩微蹙眉头,转身想从后门出去。

七濑陆的确是把这一系列动作全看下来了。


那和他一般大的男孩,眼瞳深邃,好像能把人吸进去,是一望无际的蓝。就像……就像……

简直是海。

七濑陆却可以从那双漂亮眼睛里看到厌恶与鄙嫌,他觉得他不可能镇静的被这双眼睛用这样的目光看着,哪怕仅仅一刻钟。

于是,当男孩从他身边经过时,几乎是不可控力,七濑陆慌张的拽住了他的手臂。眼神满是惊恐。

【!!!对……对不起……】


男孩没有说话,像是为之感到高兴一般,浅笑起来。随之继续作着他的严谨样子,走开时身旁还有七濑陆还未放下的手。男孩留给了他一个背影,

和一句话。

【和泉一织。】

海浪冲过晦暗的心情,感知变得美妙明媚。

直到和泉一织前脚踏出门槛,七濑陆才反应过来回过头睁大眼瞳。

【……谢谢。】

谁知道和泉一织听到了没,七濑陆只觉得心情多了一种色彩。

【好き】

在那之后都是后事了。


存个档……有空写。
臭不要脸打个tag好了。

17。关于结婚和服。

毽球延伸,有奇怪的设定。


那就话不多说的开始吧。

还是发一下……

——


【……七濑桑不仅很小孩子气而且还会像幼稚园小班的学生一样要求每天晚上要来一杯蜂蜜牛奶。】


和泉一织这样边说边发球着。

【可恶……一织……明明是个爱哭鬼还喜欢教训人!】


七濑陆不甘示弱的一个漂亮回球,气冲冲的架势在和泉一织眼里只是会乱抓布料的绒耳兔。

«这个人还真是可爱啊……»和泉一织再一次这样想到。

【七濑桑其实晚上会因为做噩梦而不敢睡,有时候会偷偷跑过来求我一起睡,明明是长辈吗。】和泉一织不客气地回击,旋球配合着话语都使七濑陆脑袋晕乎乎的,脸上的温度似乎有点升高,一定是冬日的暖阳吧。

【一织……会偷偷买很多谷子而且还不让别人知道偷偷藏起来!——傲娇的可爱控!】


被揭了羞耻的恶习,七濑陆又恼又羞得,狠狠的将毽球回抛,大有一种划出火星的架势。

关于这场闹剧的起始,都源于七人家长和泉三月的一个规则。

【每回一次球就说出对对方的一个评价好了!】这样规定道。也就是说回不上来就算输了吗。

和泉一织对这个游戏大有把握,以他对七濑的了解是绝对可以信誓旦旦保证会赢的。可是他却猜错对手也对他了如指掌。

那么就用体力决胜负。和泉一织一开始还是对这个游戏有很大把握的,可惜七濑陆意外的熟练于这个game。玩的毫不生捡甚至是老手。目前还分不清是谁的优势。

【iori和rikun,好认真……】

【似乎是要在这方面决出胜负呢。】

来自mezzo'二人的真心吐露。其他人也对胜负感兴趣了起来。虽然当事二人并不知道场外状况。

毽球击打出的火将暖冬的雪给烧着了,水汽抖满了整棵爱情树。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几个回合,几乎到了无言可揭的时候。七濑陆被逼到了绝境。就在毽球逼近心频,思绪几乎到了高温炸裂时,七濑陆放弃了一切抵抗。

【iori明明就超喜欢我还偏偏老拆我台!……不坦率的老妈子型高中生!!!】

七濑陆喊完这句后思绪飘恍,接近要放弃生活目的得自我求生。剩下的神经碎片充斥着将胜的喜悦。七濑陆认为这次起码有百分之百的几率和泉一织会愣住了。

checkmate!七濑陆心里的小人都要跳起来了,一想到iori输给了自己就觉得牺牲都是值得的,不过是玩笑待会就去道歉……

【七濑桑才是,请不要把我对您的爱当成单纯的喜欢。】和泉一织一脸苦恼,完全一副今天就要栽在这里的样子,以至于完全忽略了其他在场的人员。

虽然说也就只有都对这些熟路到不行的成员了。

完蛋了……自己才是真的checkmate……

七濑陆心脏跳动到疼痛,呼吸与血液流通互相混乱,面部温度似乎升了一个高度。

全场只剩下毽球落地的声音,两人这才发现已经晌午。除了mezzo'还沉浸在 风筝终于飞起来了 的喜悦中,其他人基本上都已经吃过午饭了。

〔为了配合小情侣打情骂俏而做好的自知之明。〕假装被mitsuki叫去吃饭的哥拉斯组若无其事,甚至已经打算补午觉了。

安逸的老人生活。三个人不约而同。

直到傍晚才结束了一天所有要做的事,晚饭过后的客厅里聊着度过了的今天。

扯到两人打毽球时穿的是神庙拜堂时的婚服,已经是后事了。

今天的抽签依旧是fly away睡一间。